首頁 > 好孕臨門 > 章節目錄 28.第二十七幕·驚喜派對

章節目錄 28.第二十七幕·驚喜派對

    揚帆遠把費林林為他倆舉辦單身派對的事告訴了舟遙遙。

    “我一哥們想邀請你那邊的朋友和我這邊的朋友,大家坐一塊聚聚,沒別的意思,我們快結婚了,難免會介紹自己的朋友給彼此認識——或許你不希望我們兩人的朋友圈產生交集?”

    話中依稀的試探之意,舟遙遙沒聽出來,她一手拿著保溫杯,一手握著手機,正爬樓梯。

    推開消防門,舟遙遙走到樓頂,笑著感嘆,“陽光明媚,天氣真好!”

    聽筒傳來微微的喘氣聲,揚帆遠蹙眉,“你在干嗎?”

    舟遙遙喘勻氣,“在我們單位樓頂曬太陽,我覺得寶寶會喜歡!”

    “胡鬧,摔倒了怎么辦?”,揚帆遠著急。

    “放心,我穿了平底鞋。我媽帶我到醫院建檔,做過檢查了,醫生說寶寶和我都很健康,囑咐我多吃綠葉蔬菜、動物肝臟和豆、奶制品,補充微量元素!”

    “我訂了有機蔬菜和綠色食品寄到你們家,你記得簽收!”,說到這兒,揚帆遠忽然很擔心,“書上說懷孕時缺乏葉酸,容易造成胎兒神經管缺陷,發生兔唇和腭裂的幾率也會升高。日常飲食中雖然也含葉酸,但畢竟攝入量有限……”

    “哎呀,你不要說得那么嚇人好不好?”,舟遙遙在長椅上坐下,“知道我懷孕后,我媽早讓我開始吃葉酸了,每天800微克,況且,我老媽是醫生,我室友也是醫生,你覺得她們會不管我嗎?我現在嚴格按照她們寫的孕婦食譜吃飯,不用額外補充微量元素,如果盲目亂補,會造成很嚴重的后果,比如補鈣過量,會抑制鐵、鋅的吸收,導致寶寶出生后沒有囟門或囟門閉合過早的問題。葉酸補多了,會讓進行性的、未知的神經損害的危險性增加——反正適量就好!”

    舟遙遙去了幾趟婦產科,關于懷孕的知識儲備急劇提高,只是自己都還沒通惠貫通呢,就敢向揚帆遠科普育兒常識。

    揚帆遠但凡問得深入些,她就卡殼,用“遵醫囑準沒錯”來搪塞。

    “你完全是現學現賣吧?”,揚帆遠半晌兒無語,不得不叮囑她,“你別不懂裝懂,小心壞了事!”

    說話真不中聽!

    舟遙遙對著手機呲牙咧嘴做鬼臉,心說,你是太平洋警察嗎,管得真寬!

    切,你懂的還不如我多呢!

    揚帆遠憂心忡忡,“以后我陪你去醫院,總覺得你不太靠譜!”

    舟遙遙煩不勝煩,轉回原話題,“你剛才說邀請我朋友參加你的單身派對,我沒意見,我會通知她們給你捧場的!”

    “不只是我的單身派對,也是你的!”,揚帆遠聽著窩火,“別忘了你是快要結婚的人!”

    “忘不了!”,舟遙遙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馬上就要和你搭伙過日子了,你說我能忘記嗎?不過我發現你這人特別挑剔,特別婆媽,特別較真兒,婚后咱倆能愉快地相處嗎?我表示懷疑!”

    有生第一次被人批評得一無是處。

    揚帆遠才要懷疑人生呢。

    舟遙遙那丫頭八成故意損他,要不就是缺心眼兒!

    他極力克制火氣,咬牙笑道,“別在樓頂呆太久,風大,小心感冒!”

    “嗯,好”,舟遙遙迫不及待收了線。

    揚帆遠抓著聽筒,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她……這人……居然!居然——

    找不出合適的形容詞表達他的憤懣。

    好吧,念在你口直心快年紀小,原諒你了!

    辦公室門被敲響,揚帆遠放下電話,“進來”

    “開會時間到了”,秘書提醒他。

    剛剛老板電話占線,不知道跟誰在談事,怎么一副憋屈的模樣?

    舟遙遙在朋友圈更新狀態,廣邀各路英雄豪杰參加她的單身派對,重點注明派對結束有驚喜!

    馮婧一家正圍著餐桌吃飯,叮咚一聲,微信有消息通知。

    點開后,看了舟遙遙的朋友圈,馮婧對趙建平說:“我今晚去找遙遙玩,你幫我看店吧”

    趙建平夾了一筷子青菜,點頭,“好啊,明天我不值班,看一宿店都沒事!”

    “哎喲喂,你天天費腦子,吃青菜哪有營養,得多吃肉!”,趙母端走兒媳跟前的萵筍炒肉片,把肉挑出來,堆到兒子的碗里。

    馮婧的筷子頓在半空,尷尬之余,悄悄收回來,扒拉了一口米飯。

    小姑子趙雪慧啪的拍下筷子,“媽,你也太偏心眼了,把肉都挑給哥,我和嫂子吃什么?”

    “哎呀你這孩子,我天天在家里變著花樣給你改善,你哥一天就在家里吃一頓飯,你還計較上了!”,趙母橫了女兒一眼,“越大越不懂事,我看你家里蹲閑出毛病了!”

    “媽——”,馮婧和趙建平同時出聲阻止趙母。

    趙雪慧抖著嘴唇,猛地站起來,轉身回房。

    房門重重地合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趙建平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對小妹,他從心底里感到抱歉。

    小妹高考那年,家里正鬧經濟危機,供一個大學生都夠嗆,更別提兩個了。

    父母商量后,決定讓小妹復讀一年,畢竟她考的不是211大學,普通的二本院校不去不可惜,明年考重點大學,畢業了,起碼容易找工作。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年高考題難度高,小妹考砸了,無奈之下只能選擇讀大專。

    雖說考了專升本,可學歷不受招工單位認可,找工作碰壁不斷,漸漸的,小妹變得寡言易怒,父母心疼她,讓她留在家里準備公考。

    可考一次砸一次,任誰也受不了,別人一句無心快語,都會觸動她敏感的神經。

    “媽,要不,讓小妹跟我一塊開店吧,有點事做,轉換下心情!”,馮婧提議。

    趙母不樂意了,“讓大學生開店,你也真想得出來,你小妹如今這情況,不找份正式工作,恐怕對象都不好尋摸!公務員考不上,就考司法,司法不行就考教師資格證,人家找媳婦,都喜歡找有穩定工作的,誰找賣貨的!”

    馮婧低下頭,不禁怪自己多嘴。

    自從假孕鬧劇后,婆婆看她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動不動就拿話刺她,當著趙建平的面,又不能跟她當面鑼對面鼓的吵,只能啞忍。

    有什么辦法,誰讓他們買不起房子,住在婆家!

    陸琛脫下白袍,換上外套,走出值班室。

    迎面和廖青遇上。

    他也一身便裝。

    “陸醫生,晚上有約嗎?”

    陸琛看他一眼,“干嗎?”

    “出去找家大排檔一塊喝一杯吧,消磨消磨時光”

    同是單身狗,家里又沒人給他們做飯,倆人搭伙點菜比較劃算。

    “不用了,有人請我喝酒!”

    廖青來興趣了,“誰呀,男朋友?我怎么沒聽說你陸大醫生名花有主了呢?”

    私下里,大家一致認為陸琛可能會走滅絕師太路線,說話難聽,又不近人情,估計沒幾個男人能消受得起。

    “想多了,是沈主任女兒請朋友聚餐”

    “哦,舟遙遙呀,沈主任給我請柬了,作為娘家人,我也有資格參加”,廖青一聽有飯蹭,趕緊黏緊不放,跟著陸琛去赴約。

    廖青路上嘮叨,“我就是下手晚了,沈主任當初有意思把我介紹給她女兒,這才幾天呀,風云突變了!”

    “你白日做大夢了吧,我怎么聽說是介紹給安哲明?”

    “安哲明就要出國了,沈主任干嗎介紹他呀,放眼大外科,青年才俊也就剩我一個,作為沈主任的得意門生,不介紹我,她介紹誰?”

    “嗯,反正yy又不花錢,你隨意,我瞇會兒”,陸琛將頭側向車窗,閉上眼睛。

    揚帆遠一進小金爺的酒吧,立刻感到眼睛受到一萬點的傷害,一大波兔女郎蜂擁而至,嫵媚地對他作出索吻狀,禮花和彩帶從天而降,紛紛揚揚地落下,緊接著鏡頭的閃光燈咔嚓亮成一片,刺得他睜不開眼。

    費林林脖子上掛著單反相機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今晚是花花公子主題派對,你瞧這些穿兔女郎裝的女孩們,一個賽一個的美艷,我特地安排她們來慰勞你的眼睛,讓你一次看個夠,畢竟從此以后你將失去自由,最后一晚好好享受被花花草草環繞的感覺吧!怎么樣,有沒有驚喜到?喜哥們兒對你好吧?”

    “你腦子沒被驢踢吧,弄那么低俗!今晚不光有男客,還有女客”,揚帆遠氣壞了,冷著臉推開一個往他懷里鉆的女人。

    費林林安慰不知所措的兔女郎,“他快要當新郎了,你和你的姐妹們不要搞他,你往樓上看,看到那群男的沒?全都瀟灑英俊多金,去撲他們,權當熱個場,活躍下氣氛!”

    兔女郎扭著屁股走開,招呼姐妹們上樓。

    費林林扭頭拉住揚帆遠,指了指冷餐區,“看到了沒,那些穿燕尾服的侍者,一水的帥哥,各型各款的都有,白俄的,西歐的,拉美的,顏值全在平均線以上,女士們看了一定覺得養眼!”

    揚帆遠徹底失去了說話的興致,心想現在阻止舟遙遙參加派對,還來得及嗎?

    “可惜,路宇沒來,那小伙長得真不錯,關鍵雞尾酒調的好,除了小金爺,我沒見有人能比得過他!”,費林林搖頭晃腦地說。

    “路宇辭職了?”,揚帆遠對他有點印象,擅長調英式古典雞尾酒,沉默寡言,極少與客人搭訕。

    費林林一臉八卦,“知道他搭上誰了嗎?王妍心!嘿,你說人和人的緣分真特么玄妙,你把王妍心三振出局,害她里子面子都丟了,我以為她怎么著也得貓家里躲一陣子才會重出江湖,哪知眨眼的功夫看上了路宇,那叫一天雷勾動地火,愛得不可自拔。這不,最近正跟她老子鬧騰,非要把路宇塞進她家公司的管理層不可!”

    從馬爾代夫回來后,揚帆遠也一腦門子的官司,再加上工作纏身,整天忙得焦頭爛額,和朋友們疏于聯絡,因此于近來發生的事,他基本上一無所知。

    雖然無法回應王妍心的感情,但他倆畢竟是高中同學,起碼的關心還是有的。

    “你勸勸王妍心,讓她不要感情用事,怎么能把私事和公事混為一談,誰知道那個叫路宇的可不可靠,也許,他別有用心呢?”

    (注意看作者有話說)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二分彩是国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