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撿漏 > 0001 賠我一條褲子

0001 賠我一條褲子

    “來吧”

    猛地間,金鋒睜開眼來,渾身大汗淋漓。

    四顧茫然。

    這時候,一個急切惶惶、如山谷流水般動聽的聲音傳來。

    “你沒事吧?”

    金鋒慢慢地轉過頭來,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雙潔白瑩凈的纖細小腿。

    白皙如玉,纖細筆直,完美無瑕。

    金鋒從未見過如此誘人秀的腿。

    如牛奶般白嫩而細膩,似羊脂白玉般泛著瑩瑩玉光。

    往上望去,米黃碎花底的太陽裙直直的垂下,似有一抹熱氣撲面而來,散發出最攝魂奪魄的氣息。

    神秘之至,魅惑無限。

    金鋒呼吸頓時一滯。

    一位畫中仙子的臉龐出現在金鋒眼前。

    秋水剪瞳,眉如黛山。

    精致小巧的五官如白蓮一樣的圣潔,清麗絕俗,宛如月宮仙子般高不可攀。

    女生吹彈可破的臉上明顯的帶著一抹急切和慌亂,清澈透亮的眼眸中滿是擔憂和關切。

    “先生,你有沒有受傷?”

    女生彎著腰,胸前山巒挺拔聳立,溝壑深深,令人無限神往。

    金鋒的雙眼依舊停留在女生的裙擺,在自己那個時代,沒人敢穿成這樣。

    女生注意到金鋒的異樣,低頭一看,櫻桃檀口呀的驚呼出聲。

    當即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往后退了一步。

    玉臉一下子滿面潮紅,尷尬無比。

    渾身如螞蟻在啃噬,窘迫難當。

    咬著唇、羞澀羞怯的低聲細語。

    “撞到你哪兒沒咱們上醫院去吧”

    金鋒隨眼看了看身前的那輛白轎車,車標是一個三叉戟。車頭左邊凹了一小塊下去,有些變形。

    慢慢地站起來,靜靜平視那女孩,搖搖頭。

    “沒事!”

    女孩的芳心被金鋒深沉厚重的回應莫名的一顫,低著臻首看看金鋒還在流血的小腿。

    “可是可是你還在流血”

    金鋒視線從美若天仙的女生身前移開,茫然的打量周圍。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全新事物,腦子里一片混亂。

    心中掀起的驚濤駭浪如翻江倒海般震撼。

    嘴里淡淡說道:“不用!”

    說完,金鋒抬腳就走。

    自己需要找個地方徹底的冷靜。

    自己竟然沒死,還來到了現在這個時代!

    民國初年,金鋒憑借一眼辨真偽,一口斷乾坤的鑒寶本領橫空出世。

    驚才絕艷,震驚天下。

    上到商鼎周彝、秦磚漢瓦、下到唐宋元明、青花古董、金石字畫,玉石瓷器、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某日營州古地地陷,露出一未知遺跡,金鋒在其中尋到了一只三角大鼎。

    那大鼎的來歷非同小可,足以將中華歷史改寫,堪稱鎮國之寶。

    營州乃是上古十二州之一,金鋒得到絕世重寶的消息很快傳開。

    世界各國勢力滿世界追殺金鋒。

    中華鎮族氣運至寶豈容他人覬覦!

    歷經百次血戰,金鋒最終力盡不怠、毅然抱著大鼎引爆炸藥,跟各方勢力同歸于盡。

    卻是因此得以重生。

    一眼一過一百年!

    現在自己占有的這副身體也叫作金鋒。

    比起自己來,顯然這幅身體的原主人差了很多。

    弄明白情況之后,金鋒渾濁暗淡的眼睛慢慢地清亮起來。

    “一眼百年!既然重活了,那么,我就好好再活一回!”

    “從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這時候,女孩穿過三層外三層的圍觀者,追上金鋒說道。

    “先生我還是陪你去醫院看看吧”

    “畢竟是我撞了你!”

    女孩的聲音嬌翠如泉水般動聽,吐氣如蘭,比雪花還要清純的香味涌入金鋒鼻息,讓金鋒有些悸動。

    “賠我一條褲子!

    女孩捂住胸口,長長慶幸的喘了一口氣,嫣然一笑!

    如玫瑰綻放。

    “你先等我幾分鐘,我去拿了東西就陪你去醫院!

    “就在古玩城里,用不了多久”

    “好嗎?”

    女孩要取的東西就在旁邊的古玩城當中。

    烈日當空肆虐,大地如蒸籠般滾燙。

    金鋒跟在女孩后面,女孩嬌美纖纖的身體在眼前娉娉搖搖,輕輕搖曳,宛如最美的夏日荷蓮。

    女孩叫做曾子墨,人如其名,如畫如詩。

    曾子墨是來古玩城里取東西的。

    說是古玩城,其實名字叫做送仙橋舊貨交易市場,位于錦城的市中心,是錦城最大的古玩城,在西南三省也是相當出名。

    沿路走來,路邊攤上的一些文玩令金鋒有些好奇。

    少數民族的各種金銀首飾、南紅瑪瑙、綠松石、蜜蠟,琥珀、天珠。

    形態各異的奇石、包裹嚴實郵票、小畫冊以及一些五花八門、雜七雜八的玩意。

    還有車佛珠的,也有許多木材擺件、海黃、越黃、崖柏、小葉紫檀、陰沉木、烏木。

    這是屬于文玩的范疇。

    各朝各代的青銅器、玉器、瓷器和瓷器碎片。

    泛黃的字畫、古舊的佛像、各各樣的錢幣、還有那銹跡斑斑的兵器。

    全國各省的方言在這里交匯,買家在喋喋不休的說道推銷,卻是買的少看的多,

    曾子墨帶著金鋒上了二樓,這里是古玩城里最頂級的地方。

    到了一處叫做博雅齋的大店鋪里,早已經有人在等候。

    博雅齋面積得有兩百平米,裝修古古香,莊重大氣。

    五六個大博古架采用的都是紅木所做,這些博古架上都擺滿了各朝瓷器,可見博雅齋實力非凡。

    博雅齋的老板徐文章肥肥胖胖,笑容可掬親自迎上來,點頭哈腰領著曾子墨到了里面。

    曾子墨回首沖著金鋒笑了笑:“等我啊,馬上就好!

    金鋒背著雙手在店里閑逛起來。

    因為金鋒的穿著和打扮與現場格格不入,兩個女店員一直跟著金鋒,生怕金鋒偷店里的東西似的。

    錦城本就是休閑的代名詞,早上逛店的都不少。

    敢進這種店鋪的來逛的,自然是非富即貴,大富大貴之人。

    這些人見到一身破爛的金鋒,更是滿臉的鄙夷和厭惡。

    逛了一圈不到三分鐘時間,金鋒安安靜靜的坐下來,目不斜視,如同一尊雕像。

    這當口,胖老板徐文章慎重的從保險庫里捧著只木盒出來,放在一張條案桌上。

    開啟木盒,木盒底部內襯海綿,上有黃綢包裹。

    徐文章戴上手套,輕手輕腳打開包裹,輕輕地將一只五顏六的觚捧起來放在曾子墨跟前。

    頓時間,一股迷燦斑斕的尊貴氣息迎面撲來。

    “曾xiǎo jiě,您要的明朝景泰藍花觚!”

    “請上手掌眼!”

    這是一方景泰藍花觚!

    觚!

    也就是商周時期老祖宗們喝酒的酒具。同時也是那個時期最重要的禮器之一。

    觚的形狀上面是敞口,就像是喇叭的圈口一樣,從圈口下來是細細的四方形的細腰,下面是高圈足。

    而景泰藍則是種花家最著名的特種金屬重器之一。

    始于明朝景泰年間,又號稱銅胎掐絲琺瑯,也叫琺藍。

    在打造好的銅質的胎型上,用柔軟的扁銅絲,掐成各種花紋焊上去,然后把五彩琺瑯點填在花紋內,最后入爐燒制,出爐之后再打磨,最后鍍金而成。

    這件景泰藍花觚高四十厘米,器形采用的是商周時代的觚形,滿身五顏六、花團錦簇、金碧輝煌、繁花似錦,大氣磅礴,美不勝收。

    見到這尊景泰藍花觚的瞬間,曾子墨也是被震撼到了。

    逛店的三四個藏家富豪們紛紛圍了上來,沖著景泰藍花觚指指點點,眼露羨。

    亂世黃金,盛世古董!

    在今時今日,像這般明代珍寶可謂是可遇而不可求。

    曾子墨在徐文章的提醒下戴上手套,上手花觚撫摸,看了又看愛不釋手,臉上露出一抹動人的異樣笑容,嘴里不住的贊嘆。

    “真漂亮。太美了!

    “就是她了。我爺爺一定會喜歡!

    “一定會!”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二分彩是国家的吗